晋财网主页 > 区块 > 正文 >

不退学费、拖欠员工工资华尔街英语的倒塌早有预兆

时间:2021-08-17 01:32:04 来源:互联网 阅读:1200


华尔街英语强行拉客的案例在网络上随处可见,“在地铁站被拦住求帮个忙”“接过十几个电话约试听课”“坚定拒绝被从背后喊‘活该你穷’”。为了避免被纠缠,很多人谎称自己是英语老师,或者“为了躲销售硬是每天绕远路”。

文 | 高越

编辑 | 赵磊

运营 | 以繁

辛辛不明白,前一天还在预约时间的课程顾问为何突然不回消息,直到她看到了“华尔街英语将宣布破产”的新闻。当时,她脑子里的第一想法是:我的几万元钱怎么办?

据第一财经报道,8月12日,华尔街英语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公司将于下周正式宣布破产,并要求校长们通知到各个分校员工,尽快办理离职手续。目前,华尔街英语所有官方电话均显示“线路全忙”,位于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的多家线下门店已经人去楼空,并且部分店铺存在拖欠租金和物业费的情况。

在天眼查APP上,华尔街英语拥有的数十家分支机构,一部分已经注销,另有部分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深受其害的是尚在上课的学员与任职的员工,课程和工作黄了,但已缴的学费退不出,没发的工资拿不到,维权声音一路高涨,实际操作却步步维艰。

“双减”政策发布后,业界有观点认为,素质教育、成人教育、职业教育等或将有可能成为新风口,现实情况是,教育行业的资本正在撤退,各细分赛道均受到波及。因此,有很多人将华尔街英语即将破产理解为是“双减”政策的新阵痛。

但实际上,它的倒塌不是突如其来,而是早有预兆。

▲ 已经人去楼空的华尔街英语线下店。图 / 视觉中国

就是想要回我的钱

跑了工商所、登记了维权信息,辛辛还是没有缓过劲。

自从3月份签署了金额近4万的续学合同不久,她的学习之路就充满波折。4月初,群里突然通知“因疫情原因,门店要关门”,所有学员只能选择线上或转到其他中心。辛辛没办法,只能转到了北京国贸中心店。

8月13日,新闻一出,学员们在微博上自发地组织起了各地、各中心的维权群,远大中心群有300多人,大望路中心群已满员,辛辛所在的群聊也有几百人。群里流传着一份《华尔街英语维权学员统计表》,里面包括学区、学号、报名级别等基本信息,也有债权金额、合同附件等维权证据。截至13日下午,该表格已有1700人填写,涉及金额已超上亿元。

▲ 维权群里流传的一张统计表填写邀请。图 / 受访者提供

辛辛剩余的学费在群里算是起步价,比重较多的是8万-13万之间,有VVIP学员的学费高达36万元。

一下午的时间,辛辛先打了12345的投诉热线,又去了所在辖区的派出所。被告知“不归我们管”后按照指引去了工商所,但工商所工作人员回复“对接不上华尔街英语员工,无法协调”。最后,她只能前往朝阳区法院起诉。

法院门口的队排得很长,一位工作人员建议大家在网上提起诉讼。有着共同诉求的她们一边建群、一边往里拉人,有起诉成功的学员在群里教其他人相关流程。

辛辛知道,维权成功的希望不大。合同中有一条,“鉴于本合同系续学合同,且乙方已接受了价格优惠,则此后除发生法律规定可以解除本续学合同的情形外,乙方要求解除本续学合同的,学费一律不予退还”。

但她们还是想试一试,也已经联系了负责不良资产的代理律师接管案子。“我就是想要回我的钱,哪怕是很少一部分。”

除学员外,突遭暴击的还有许多在职的员工。

Anna是华尔街英语的一名讲师,12号下班后,她突然收到了工作群中的离职消息,还有一份流传在各个小群中的“离职申请模板”,大意是说“由于拖欠本人2021年五月、六月、七月以及八月至今三个半月工资,导致本人家庭生活困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被迫解除劳动合同”。

这份声明打着“为员工着想”的旗号,但没有人能告诉她,拖欠的工资何时发、漏交的社保如何补,留下的只有人去楼空的学习中心和不断蹦出来的微信消息。

13号下午,一直联系不上高层领导的Anna和同事一起来到了北京朝阳区劳动人事仲裁院申请仲裁。工作人员对于华尔街英语员工的到来已经习惯,流畅地安排她们排队填表,他告诉Anna“从昨天到今天,来的几乎都是你们同一家公司的”。

▲ 一名华尔街英语讲师发布的朋友圈。图 / 手机截图

华尔街英语毁了自己

业内曾经把韦博英语、英孚英语与华尔街英语并称为“传统成人英语三巨头”。

华尔街英语于1972年在意大利创立,2000年在中国成立了第一家学习中心,规模最大时,在11家城市开设了71家学习中心,拥有员工超过3000人。

教育领域自媒体“多知网”在《再见,华尔街英语时代》中说,90年代末曾是成人英语的黄金时期。受2001年中国加入WTO的大背景助推,像宝洁、联合利华等外企一度非常“吃香”,国内英语市场尚存空白,带动着职场英语走向火热。

但渐渐随着应试英语辅导和大学四六级考试的普及,85、90后等群体的英语水平已经足够日常使用,外企的发展节奏也不比以往,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成人职场英语的需求。华尔街英语也开始出现“水土不服”,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在2017年被培生教育集团出售,由霸菱亚洲投资基金和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旗下股权基金联合收购。

比起连贯性强的K12培训,一直以来,华尔街英语的营销模式靠的是“地推+广告”。

▲ 图为2013年,华尔街英语的销售在为消费者进行咨询。图 / 视觉中国

小鱼在微博上分享了自己被强行推销的经历。她在商场中被销售盯上,被跟着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再被拦住劝说扫码注册。她挨不住想填完了事,却被以送免费课程为名,拉进了商场的门店里。

小房间换了三波人,从课程介绍,到分期付款的讲解,他们在白纸上写写画画,说服的话术软硬兼施,问工作、问学历,一边赞美小鱼一边强调学习英语的重要性,时不时再打击一番,“不学英语怎么会有高工资?怎么买得起名牌?”“有个学员比你小三岁,赚的钱是你的一倍”……整个过程持续了2个多小时。

和小鱼类似的经历在网络上随处可见,“在地铁站被拦住求帮个忙”“为了躲销售硬是每天绕远路”“接过十几个电话约试听课”“坚定拒绝被从背后喊‘活该你穷’”。为了避免被纠缠,很多人谎称自己是英语老师。

除野蛮拉客之外,华尔街英语广受诟病的还有“贷款培训”模式。华尔街英语课程的起步价最低也要2、3万元,对很多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字,因此“教育贷”也出现了。

辛辛2021年1月报名了华尔街英语的课程,第一次用信用卡刷了2.78万的学费,首次交了3560元,剩下的32040元用有钱花进行贷款。上了两个月之后,在销售“此时有优惠活动”的劝说下,她又追加了3.56万元的续学合同。贷款分期选择了24期,平均每个月要支付约1490元。

华尔街英语的贷款培训模式主要分为两部分,首付先付约20%的费用,其他选择信用卡分期或互联网贷款,一般是有钱花和度小满。在分期选择上,“销售告诉我选24期最划算,我其实也不懂划算在哪里”。

事实上,华尔街英语的“教育贷”早就颇具争议。2018年12月,一则关于某大学生因在华尔街英语报课背上网贷16万余元的新闻引发大量关注。但不久后,华尔街英语官博发布声明称:“媒体报道中提到的主要问题已妥善解决,涉及的主要学员在经过与父母的充分沟通后,将继续在华尔街英语学习。”

▲ 某位学员针对华尔街英语的学费进行了互联网贷款,本金加上手续费总计近5万元。图 / 手机截图

2019年“315”之际,媒体再次曝光了三名学员本想通过学习英语给工作和生活加分,但却因此背上五六位数贷款的故事。同时,在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消费者协会等共同评选的“2018年十大消费侵权事件”中,华尔街英语因“培训贷”被点名。

目前,华尔街英语面临破产,课程一个都上不了,但辛辛等人的分期贷款却未被冻结,“为了避免影响个人征信,每月的债务仍然要还”。

成人英语,想赚钱太难

看到破产新闻后,在华尔街英语任职了6年多的周小琴慢慢回想,其实她早就嗅到了危机的味道。

周小琴从事英语培训已经有十年了,14年跳槽到华尔街英语后负责VIP学员的教学。刚来的时候,“我自认为这个工作很风光,而且发展潜力很大”,工作两三年后,她开始觉得公司对老师们的业绩和考评方式越来越严格了。

事实上,此时的成人英语赛道与华尔街英语自身都出现了乏力情况,蓝象资本在《教育行业2016投资数据盘点》中公布,成人英语的投资额从2014的10.5亿元已直线下降至3亿元。多家公司出现了业绩下滑现象。

在2020年疫情的打击下,华尔街英语明显掉队。“我们有很多家门店陆续关闭,几乎关了一大半。同时也在不断裁员,线上办公之后,几乎不知道别的部门的同事怎么样了。”目前,华尔街英语门店仅剩30多家,公司人员也从3000多缩减至1000多人。

华尔街英语也曾尝试过线上授课模式,2020年末正式推出“携手前行”系列新项目,包含VIP(定制线上)、Deluxe(线下+线上)和ideluxe(线上)课程。

但华尔街英语所主打的成人英语显然更需要线下的社交与交流,微博上有很多上过课的学员都提到,自己最难忘、喜欢的就是在“英语角”的对话学习。“线上化之后,很多学员会向我反映更喜欢线下课程,甚至宁愿去远的门店,也不愿意退差价改成线上。”小琴说。

▲ 北京几家华尔街英语的线下门店都已关闭,门上贴着购物中心关于被长期拖欠门店租金的公示。图 / 视觉中国

从2021年1月开始,周小琴等人就遭遇了被拖欠工资的情况。“一开始说是1月、2月的工资要分两次发,后来好不容易刚补齐工资,3、4月的又开始拖了。直到现在,从5月开始的工资就一分都没发过。”

与此同时,小琴不断听到因“内部优化”理由被裁员的消息,最开始的一批人能获得“N+1”的补偿,后来一批没有补偿。“哪知道到我的时候,连工资都没有了。”其实,从去年疫情开始,周小琴就已经萌生过辞职的打算,时至今日,她很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走。

今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对全国规模较大、知名度较高、投诉举报较多的校外培训机构突击开展现场检查,华尔街英语与哒哒英语、掌门1对1、精锐教育一起被予以顶格处罚,罚款合计1000万元。这对华尔街英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成人英语赛道的低迷与疫情冲击只是华尔街英语坍塌的外部因素,究其自身,不注重口碑的野蛮营销模式也暴露了很大问题。

华尔街英语采取的强行拉客、恭维打压话术越来越受到消费者反感,一次又一次因教育贷所产生的负面新闻对声誉也造成了不小打击。微博知乎平台以“华尔街英语”为关键词搜索出的负面信息远远多于正面,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华尔街英语的投诉信息共有581条,其中涉及到虚假宣传、贷款培训、退款拖延、员工推诿等问题。

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华尔街英语所推出的成人职场英语培训与传统健身房模式一样,于己有利但并非“刚需”,成年人时间精力与学习自制力有限,在华尔街英语报了课结果没时间上不完,之后再继续买,只会让自己“净花冤枉钱”。

“双减”政策后,许多人将素质教育、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列为新风口,在英语培训上也是一样。8月9号,51Talk青少儿英语发布公告称,将继续加大成人英语投入,对于境内用户不再售卖境外外教课程,其他平台举措也陆续推出。

在传统成人英语教育上,韦博英语倒闭、英孚出售中国业务、华尔街英语即将宣布破产。老牌企业纷纷落幕,新平台跃跃欲试。

在争夺成人英语市场中,以薄荷、流利说为代表的移动端应用占据了方便快捷的优势,但线下小班课的真实性与社交性同样无法取代。这也是虽然线上成人英语市场快速崛起,但仍然无法真正代替线下授课的原因。

成年人该如何学英语,在哪里学,线上与线下的组合怎样发挥最大作用,这是未来争夺市场的平台与企业们,所要考虑的关键问题。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辛辛、小鱼、Anna、周小琴为化名)

▲ 空无一人的门店内,墙上贴着的Slogan。图 / 视觉中国